当前位置:uu11.cc > 自然科学 >

《珠峰简史》:为一座山峰写史作传—新闻—科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珠穆朗玛峰简史”:山口传记 - 新闻 - 科学网

  地理景观也可以写成传记,就像一个人一样,这是地理科学写作中一个独特的范畴,最显着的是20世纪德国传记作家埃米尔·路德维希的“尼罗河传记”。大陆的一位作家试图讲述过去和现在的珠穆朗玛峰的故事。

  着名的登山运动员马洛里被问及为什么他在珠穆朗玛峰,留下登山世界的一句名言,因为它在那里!人类一直在探索世界最高峰已有数个世纪,至今仍是一个神圣的秘密。没有人可以用尽自己的想法。

  国家测绘局测绘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徐永青曾亲自参与并报告珠峰海拔的重测以及他与珠穆朗玛峰的持续恋情,让他撰写科普为珠穆朗玛峰一个接一个地工作。这次他开了一个新的课程,决定写一本山的历史传记。珠穆朗玛峰简史通过科学文化两栖发掘,自然力量与人类奋斗的建构交织在一起的宏伟故事。

  和珠峰长寿

  2005年5月22日11时08分,国家测绘局登山测量组攀登珠穆朗玛峰,并建立了测量标准。这是我第五次测量珠穆朗玛峰的高程,也是迄今为止珠穆朗玛峰最精确的测量。中国测绘中心副主任,中国测绘报副社长徐永青只是其中一员珠穆朗玛峰海拔高度的调查。

  在珠峰大本营5100米的近两个月里,徐永清浪漫地描述了珠穆朗玛峰与白天一起耳密的磨合。事实上,参与这些活动的每一个人都无法摆脱洗礼的严酷的本质。头晕,呕吐,失眠不足,虽然顶尖球员没有重大伤亡,但也付出了雪盲,冻伤甚至昏迷的代价。

  在测量任务圆满完成之后,团队成员回到北京。许永青在飞机上发生心动过速,心率达到每分钟200次以上。紧急医疗在成都发生。他回忆说,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被带到担架上救人,这是他第一次清醒地认识到自己是死的还是活的。

  对于每一个见证者来说,珠穆朗玛峰的测量已经远远超过了科学研究的意义,时间引导他们去感受和探索生命的价值。

  从此,徐永清成了珠峰的爱好者和传播者。他撰写并发表了“珠穆朗玛峰测量”“珠穆朗玛峰测量珠穆朗玛峰”。

  2015年5月,他在巴尔干的索非亚市的一个购物中心发现了“国家地理”杂志“珠穆朗玛峰”的特刊。本书汇集了来自登山者和学者的文章,从登山,历史,科学等多个角度讲述珠穆朗玛峰的故事,以纪念美国珠峰首脑会议成立五十周年。一位陌生人如此仰慕珠穆朗玛峰,徐永清十分感慨。

  事实上,2015年恰逢国家测绘局复测珠峰10周年。他认识到,过去自己写的珠穆朗玛峰,仍然局限于科学研究的一般对象,是严肃而单调的。珠穆朗玛峰可以活着,生活的过程从来不是单一的,而是多样的,立体的。

  他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写一个山口的故事!

  徐永清决定从多个不同的角度全面系统地描述珠穆朗玛峰,并在写作前调整大量的准备工作。偶然发现,他从1974年的旧书店科学出版社陆续发表了一套完整的“珠峰区域调查报告1966〜1968”。

  中国科学院西藏科学考察队对珠穆朗玛峰地质,地理,气象,测绘,高山生理等科目进行了三年综合科学考察,总结了调查结果。他们在这个时代取得了非常科学的成就,使徐永清很有启发。

  不幸的是,这样的皇室巨人系统几乎没有什么了解和熟悉。 “珠峰简史”最后,也是徐永清决定向前辈致敬的方式。

  写作的过程就像一个雪球

  “珠穆朗玛峰简史”与以往任何一幅描绘珠穆朗玛峰的作品都大不相同。涵盖科学和人文,涵盖珠穆朗玛峰的地质演变,地理地貌,气候与气象,测绘,生物活动以及史诗般的传说。历史文物,民族,登山探险。

  徐永清坦言,尽管结构复杂,内容复杂,写作过程却没有读者想象中的困难。因为从一开始就玩从未想过给自己这么大的一个目标。他说草稿的结果像一个雪球一样推出。

  对他来说,写作本身就是一次难得的珠穆朗玛峰之旅。不同的是,这次他学习,挖掘,重新学习,然后在未知领域再次探索出更多的问题。因此,“珠穆朗玛峰简史”是作者们的一系列意外发现。

  珠穆朗玛峰的形成是地质界长期以来的热门话题,现在清楚的是,这是1968年法国地质学家对印度板块和欧亚板块的分支板块构造理论。

  在阅读文献的过程中,徐永清发现,早在1943年11月至1945年2月,庞大的中国地质学家黄继清在重庆北“的防空洞完成了经典着作”中国主要地质构造单位“的解释自新生代以来的造山运动,称之为喜马拉雅运动,这一概念类似于板块构造。

  那时中国科学家就不容易对这样的大地质命题做出重要的论述!他希望这个历史能够为人所知。

  测绘是作者最熟悉的部分。他经常说人类认知的历史,珠穆朗玛峰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个测绘史。然而,珠穆朗玛峰的处女测试多年来被广泛认为是19世纪英国印度人调查所完成的。其实珠穆朗玛峰的第一次考验可以追溯到三千年前的清康熙年间。

  当时中国的传教士将欧洲测绘技术引进国内,勤勉地进行了国内政治军事领导人的测绘,他们策划了全国第一次大地测量。大多数测量仪器是使用西方技术制造的国内仪器。经过十年,一个重大的科学成就诞生了“黄玉全景图”。这是一幅全国性的地图,也是迄今为止中国首次对珠穆朗玛峰进行勘测和制图。

  珠峰2005年的经历,让徐永清遇到了一群夏尔巴人。他们在登封山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多亏了这些山峰合作者,他们才有了登顶的最重要的保证。然而,这个神秘的高山崇拜从哪里来呢?谁是他们的祖先?

  今天的夏尔巴人居住在尼泊尔,中国,印度和不丹的边界地区,有史料记载显示他们是从500年前的青藏高原东部迁移而来的,但学者对这个民族的确切起源有不同的看法有一种看法是他们来自西藏人,有人称他们为党员和羌族,其他人则是西夏的后裔,书中徐永清也试图寻找答案。

  真实和情感的故事

  地理景观也可以写成传记,就像一个人一样,这是地理科学写作中的一个独特的范畴,最着名的是20世纪德国传记作家埃米尔·路德维希的尼罗河传记,用路德维格的话说,是最长的河流在这个世界上有着脉搏,流血和灼热的灵魂,这构成了一个充满生命和激情的史诗般的作品。

  这种文字在中国是非常罕见的。 “珠穆朗玛峰简史”是内地一位作家首次尝试讲述前世山水至今的故事。对于一个受欢迎的科学作家,除了科学的构成之外,如何在漫长的珠穆朗玛峰历史中向读者生动地传达真实和感性的故事是最大的挑战。

  巧合的是,徐永青在进入测绘领域之前,有着多年的媒体经验。这要感谢记者的经验,培养了文本的敏感性和挖掘故事的能力。

  例如,羽毛鹤的故事是宏伟的。

  有人说,珠穆朗玛峰是鸟类飞翔的山峰,但每年有超过五万只的起重机,成为地球上最艰难的迁徙。

  在珠穆朗玛峰附近,天羽起重机开始起飞飞行,在接近高峰的时候,突然间,一股强大的气流从山上冲了出来,阻止了他们的出路,余费也不得不以同样的方式返回。在山腰休息一会儿,等待那一刻,这种情况已经反复出现,但是还没有放弃,可惜,四分之一的鹤群不能回到南方,有的被冻死,有的在苍蝇身体上无法落入雪山,以及落入金鹰的爪子

  远比鸟类迁徙更为壮观,可能是人类征服珠穆朗玛峰的历史。

  许永清讲述了一个与西藏和珠峰交织的男人的故事。他是在1904年率领英国入侵西藏的弗朗西斯·荣赫佩(Francis Ronghepe)。荣和·彭曾经组织了三次历史性的登山。来自英国登山探险的珠穆朗玛峰。然而,这三次进攻都失败了,两人分别失去了7个后场和2个登山者。

  到目前为止,攀登珠穆朗玛峰仍然是人类崇拜自然界最虔诚的神圣仪式,它仍然是人类探索精神和冒险火花的巧妙体现。因为山还在那里。

  2017年1月商务印书馆徐永清“珠穆朗玛峰简史”

关键词: 自然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