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11.cc > 社会科学 >

让成果转化激发“双创”新动能—新闻—科学网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让转型成果激发“双创”新能源 - 新闻中心 - 科学网

  在2014年9月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李克强总理首次公开号召公共创业和创新。从那以后,这个概念在我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引起了轰动。

  经过两年多的时间,科学技术在激发公益创业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受到重视。但是,社会各界也期待通过成果转化,将科技成果转化为双重创新,成为促进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源泉。在采访中,代表们告诉“中国科技报”记者和科技人员,他们可以通过科技成果彻底转变为“双创”的主力军。

  最后一英里的测试

  不过,也有议员担心,科学研究的成果是有成效的。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副所长周玉梅在“中国科学报”上对记者说,国家经济发展需要科学技术的支持,技术成果如果没有转化就是浪费。

  在她看来,一线研究人员从事科研成果的同时,也很了解成果如何发挥作用。通过支持科研人员的奖励等方式,对国民经济和个体研究者来说是一件好事。

  但是,如何做好这件事情,也是从实验室到市场的最后一英里的考验。

  在全国政协委员会议期间,全国政协委员黄伟光也指出:作为美国第二大科研成果产出国,中国的科研成果难以提供持续的推动经济发展,已成为各界共同关心的话题。

  黄伟光担心科技成果难以进入市场的问题已经成为科技供给侧改革难免的一个难题,也是许多科技成果转化过程中遇到的普遍问题。技术成果。

  如何破解这个问题,黄伟光有自己的想法。他希望通过建立专业转化机构等手段,寻求加快科技成果转化的最后一公里的解决方案,使科技成果更容易进入市场。

  因为只有实现转型的道路是平稳的,科技成果才能释放出更多的动力来刺激双重创造。

  有效供给不足的问题有待解决

  现任科技企业领导人物的全国人大代表杨桂生,在创新创业的个人经验成果转化方面,也发现了一些问题。

  大学和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不了解市场的需求。有些结果就像实验报告一样。杨贵生说。

  缺乏有效的科技成果供应是杨贵生的首要关切。他注意到,大学和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的心态也在变化,有时甚至有猜测的嫌疑。在杨贵生看来,我国现在面临的现实是,大学和科研院所因为科学家的成就可能不适合市场​​而少投。

  他甚至希望成果的转移可以从发明人,研究人员的成果中分离出来。研究人员不一定要用自己的成果进行工业化,把成果转化为可以承担项目的合格的技术型企业。利用他们现有的平台和市场拓展能力,他们更有可能成功。

  与此同时,杨桂生还发现,在技术创业孵化器中,许多技术企业孵化器应运而生。加速器在推动创新和创业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这些机构的硬件设施状况良好,但软件包略有不足。杨贵生说,缺乏软件是企业家缺乏创业精神。

  创业导师并不是一个新的概念,但是现在的创业导师基本上都是通过活动,会议,讲座,法官等形式的义务劳动。杨桂生强调,创业是一件非常冒险的事情,而且对人的综合素质要求很高,因此需要一对一辅导创业者指导。

  创新模式将发生转变

  与杨贵生的担忧相比,周玉梅对当前成就的走向更有信心,这一关系已经开启了转换,政策得到了支持,唯一不同的是企业团体愿意做这件事情。玉美说。

  对于杨贵生表示,研究成果与实际需求之间的差距情况,周玉梅在单位里找到了自己的解决方案。我们可以从内部引导,让公司参与项目。她说。

  事实上,这是微电子实践中的翻译前方法。应用项目中,我们让企业牵头,研究人员参与,通过牵引企业的需求,这样当结果对企业有用时,而不是做一个转换。周玉梅介绍。

  换句话说,在过去的研究人员寻找题目做研究,然后联系企业进行转换模式,在周玉梅单位进行了根本性的调整。把科研成果转化为行动,把科研成果推向前进,而不是在业务转型完成后找到成效。周玉梅说,他们的模式得到了企业的认可。

  但是,即使转换路径畅通,杨桂生还有一个问题是高校和科研院所倒空。他担心基础研究动力不足导致创新和创业潜力不足。由于担心这个行业的科学技术问题没有得到研究,他没有料到所有的科研人员都会离开科研岗位。

  在采访中也有一些成员表示,优秀的研究人员是否要创业,会使研究团队缩小,根本在于研究机构自己的团队规划,这取决于研究院自身的规划方向,如果学科面向新技术,则应该去掉,而基础研究需要宽松的研究环境。周玉梅说。

  “中国科学”(2017-03-15第一版)

关键词: 社会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