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11.cc > 社会科学 >

王琳:根在祖国,事业在祖国—新闻—科学网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王林:扎根祖国,在祖国事业 - 新闻 - 科学网

  如果你没有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医院看到她,我们可以很容易地把它想象成一个白领美人,很难想象这是一个35岁的年轻人科学家。其实我觉得我实在不能算是一个科学家,只是一个年轻的科技工作者。王林非常认真地纠正别人的称号。

  王林一直从事外界深奥的生殖医学研究,多年来并不为人所知。直到今年2月,她在再生医学领域的卓有成效的研究获得了第十三届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她和她的研究工作逐渐被外界所了解。

  研究不必追随潮流,心烦原创

  王林现任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协和医院组织工程与再生医学中心主任。这是她在2011年创建的中国第一个再生医学中心。她的一系列原创工作开创了丝胶研究和再生医学应用的新领域,给各种疾病和创伤的修复和治疗带来了新的希望,也使我国在这个领域处于世界前列。

  我一直希望自己能搞原创科研。王林一直牢记教师的教学,科研的价值,说到底取决于是否做出了真正有影响的工作,从而解决了重要的科学问题;或者是否有利于人类的良好前景。她经常提醒我,我需要扎实的科学研究,对病人有益的工作,而不仅仅是追求发表的论文。

  王林开始研究丝胶,有点意外。在与学生讨论问题时,她发现丝胶的医疗用途是稀有人群不受欢迎的地方。中国是一个大的丝绸之国。几千年来,人们一直用加热的方法来处理蚕茧,去除丝胶中的丝胶,得到纯丝素蛋白。蚕丝素早已作为re丝工业中的废弃物被废弃和忽略,人们对其生物功能的认知不完全,点燃了王林的研究热情,一直在寻找适合于组织修复的生物材料。

  王林和她的团队立即开始了蚕业研究。通过反复实验,该团队首先否认前人认为丝胶具有较强的免疫原性,会刺激机体产生强烈的免疫反应结论。此后,王林进一步发现丝胶具有良好的细胞粘附性,稳定的自然荧光特性和优异的凝胶性能。这意味着它可以制成人体内天然的可生物降解的医用材料,以恢复人体组织再生的功效。

  走在一条完全陌生的路上,王林也很害羞。那时我真的不知道这项研究能否成功。我们积累了三年多的辛勤工作。许多项目在失败之前经过了数百次的反复实验。 。采取丝胶提取,既要保持结构的完整性,又要保证生物活性,不同温度,试剂,茧种,条件发生了变化,必须重新进行数百次的实验。经过几年深入的研究,团队终于提取了结构纯的丝胶。在世界上首次成功开发了一种适用于周围神经修复的丝胶神经导管,一种用于中枢神经修复的生物支架,以及修复心肌损伤的水凝胶和多种多功能新药载体。

  解决病人的痛苦,鼓励动力

  前一段时间,几乎每天都有病人呼叫或跑到我们的实验室,希望能用我们的结果来治疗他们的病情。看到他们充满了希望,我再一次感受到我日复一日地从事科学研究的价值。一直跟随导师王林的博士生李晓日感慨地说。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来自山东的50岁以上的农民。早上七点钟,医生在上班前就留在实验室门口,他的女儿由于创伤而合法残疾,说他已经尝试了所有的治疗方法,这是他唯一的希望。对他来说目前的研究尚未进入临床试验阶段,不能直接用于临床治疗,但他仍然拒绝离开。

  由于我们的研究工作已经报道,许多病人特别来到这里。王林感慨地说,病人的痛苦让人担心,这是我们最大的动力,这激发了我们进一步努力,迅速推动了实验室技术成果的临床转化。

  多种创伤性损伤可导致人体周围神经损失较长时间,目前外科医生通常考虑自体神经移植术的患者。但是,这样的治疗必然会给患者造成多处伤害。王林说,如果使用由神经导管制成的丝胶生物材料,则可以桥接两个断点以指导导管内的神经再生。当神经修复完成后,导管本身也已经退化,不需要再次手术切除,可以减轻病人的痛苦。针对老年人高危中风(中风),王林团队设计了一个神经外科手术支架来挽救垂死的大脑神经元,并成功地用于小动物实验。

  我们最大的愿望是为我们的病人做出真正有益的结果,减轻他们的痛苦,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王林坦言,从目前的科学研究到临床应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这些病人给了她更多的理由和动力去坚持她的年轻研究团队。

  倾听内心的呼唤,永不放弃孩子的心

  这个狭窄的实验室,充满了实验设备,分为各种类型的无菌实验室,小而拥挤。各类设备,设备之间挤满了大约20多名学生和研究人员,看起来像大教室一样,接入困难。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一家不起眼的旧诊所大楼,隐藏着王林和她的研究团队的实验室。

  但是,这个国家给了我们年轻的科技人员一个更好的机会和更广阔的展示才华的平台。我特别感谢千千万万中国人的全国青年计划,让我们有机会回到祖国,从事自己的爱研究工作。王林说。

  长期以来,王林一直是一种特殊的报纸情节。她出生在一个医疗之家,家长有出国留学,父母学会坚决放弃海外有利条件,把家人带回家。父母爱国的爱国心,服务于国家的目的,对她有微妙的影响。

  我的祖国对我有无限的向心力。就像我的父母一样,我认为爱国主义是一种非常简单,自然,由衷的感觉。在美国布朗大学讲学的时候,哈佛大学学习,回来搞研究,王琳觉得自己选择了,似乎跟随父母的脚步,其实是跟随自己内心的呼唤。

  “全国青少年千人计划”为她回归纯真之心搭起了一座桥梁。在国外,为了选择我自己的研究方向,我还有很多年才有机会独处。对于这个国家的年轻研究人员的重视,使得我们回国的人在创造力最好的时候开始独立和原创的研究。正是这个由年轻人主导的阶段,诞生了这一创新成果。

  \\ u0026特别说明:本文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或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自本网站,则本网站必须保留注明“来源”,并拥有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联系。

关键词: 社会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