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11.cc > 电子科技 >

探路国内高校“科家班”—新闻—科学网

发布时间:2017-12-03 阅读:

  国内高校探路者“班” - 新闻 - 科学网

  近年来,国内一些有着名科学家命名的高校,正在努力探索和探索一流的科研人才培养。竺可桢学院的阎继翠班级的瑶班这些班级,还是在课程设置上独树一帜,还是在导师指导下都有重点,还是在整合科教资源,还是在国际交流中要给予重视。

  在“教师节”之际,我们选择了三所大学的主要课程,以人才培养模式介绍自己的创新成果和特色。

  中科科技人才类

  培养拔尖人才的创新实践

  每年都有一些诺贝尔奖获得者聚集在德国的林道,向年轻学者展示他们的研究成果,并就学术问题交换意见。去年夏天,2014年的博士学位。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候选人,延吉词物理与人才计划毕业生闫家翠进行了非常严格的筛选,并成为参加第66届诺贝尔奖得主会议的29名中国学生的成员。截至去年,这位年轻的博士生在国际核心​​期刊上发表了7篇学术论文,其中4篇为第一作者。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自2009年初以来已经建立了11个科技人才队伍,希望在未来15到20年内培养一流的理工科人才。

  是否训练了我们所期望的领导人还为时尚早。中大教务处副处长马玉生说,最早的毕业生还在博士后阶段,所得的结果都是零碎的。但是从有限的跟踪统计来看,他们发现年轻的学生开始显示出强大的科研实力。

  对于那些想要进入这些有才华的班级的高中毕业生来说,这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马云生对“中国科技报”记者说,这些精英班的招生渠道不仅要依靠高考,还要每年都迎来新的一年。学校组织一次校本考试,并对每个学生进行面试,并从中挑选一些优秀的考试。对研究感兴趣的学生。

  像大多数大学名人课程一样,人才计划实施一个滚动机制。学生只有在每个学年的GPA(通常为GPR)低于最低门槛的情况下才可以退学,成绩优秀的普通学生可以申请加入。

  据马银生介绍,全国高校名人班有两种办学模式。一是在全校设立专门学院,如北大的元培学院和浙大的竺可桢学院。另一种是依靠各个高校建立一个班级,根据各自学科的学院制定人才培养方案。科大是后者的选择。

  不同学科的教学模式是不同的。例如,华鲁冈数学科技人才班的学生需要学习8门专门为他们设计的荣誉课程,在课程难度上,教学目标与普通学生不同。闫吉慈物理技术人才班没有单独的课程,所有的选修课都是和普通学生一样的,而不限于专业方向,这是因为很多物理学科,大学的教学思想都是广泛的培训类别。其他科技类是两种模式之间的。

  另外,人才类与总类的主要差异主要在于导师的特殊安排,创新实践和国际交流。

  人才班已实行导师制,小班管理,专职导师队伍,班主任已经获得了人才研究骨干的称号。此外,科大一贯重视培养学生的科研能力,科研本身就是一种创新的做法,因此学生在本科学习期间已经习惯进入实验室,马云生说,有才能的班级很早就会进入实验室,同时本科生也有机会申请大学的研究生课程,获得一定的经济支持,开始一些简单的研究。

  在国际交流方面,科大与其他高校相比,重点放在本科层次的暑期学习项目上。通过配套资金的支持,初中生可以在夏季进入外国大学实验室完成小规模的研究。一些毕业的高年级学生也可以选择在国外实习。

  麻烦的是,对基础研究感兴趣的学生数量正在减少。许多学生转向应用领域,倾向于与社会导向密切相关的统计和金融。但他也坦言,选拔优质班是根据学生的意愿,立足于真正的科研人员,一定要有自己的科研热情。

  通过实施一流的规划,马毓生的感觉是给整个高校的教育和人才培养模式带来了一些启示。

  目前高考成绩对学生实际能力的划分并不理想,鉴于这些名人课的入学人数,未来正规高考选择肯定会转向综合考评,增加自主招生比例。

  实际上,高校必须开展人才分类培训。他们不应该根据模型进行培训。这是关于根据学生的才能教学的。未来,除了高水平的科研人才培养外,高校是否能够提供其他多元化的发展平台供学生自由选择?

  不同的开发平台有不同的培训目标。马云生强调,要根据培养目标制定教学模式,教学计划和方案,始终注重实践中的目标。坚持注重实效的教学,而不是千篇一律的模式。

  名人班教育模式要扩大到更多的高校,甚至影响优质本科教学的普遍选择,充足的一流的教师资源是最重要的基础。以马云生为例,本科生7400余人,相当于1000多名教师,其中约30%的教师有各种科研人员,保证了小班化本科教学的可能性和高素质的教师队伍。

  目前,高校名人,院士,百人计划,杰青,青倩为导师的参与程度很高,有的高校聘请国外的高级科学家在假期期间给学生上课,老师的能力决定是否训练课外学生。因此,马云生认为,大规模地复制这样的教育模式是不可行的。 (胡敏琦)

  清华学校计算机科学实验班

  三百桃李菲菲菲

  说到清华大学的摇钱树,它是有名的,这个摇钱树是不一样的,而瑶钱本科三个本科班,分别是清华计算机学院实验班(瑶班),钱倩学生力学班(金钱班),基础数学和物理课(数学和理科班)等,其中姚明班是中国科学院图灵奖获得者,姚池院士在2005年创立的。十多年来,瑶族学生不难发现他们是在科技界还是在学术界。

  在2002年访问南京,上海和北京期间,姚治exchanged与中国计算机科学领域的许多专家学者交换了意见。当时,清华大学发出邀请,希望邀请他带一个研究生。起初,姚治wanted想培养博士生,后来想到国内大学生到美国大学的学生缺乏标准的学术培训,不得不花上一年甚至更多的时间来弥补和交往。思维方式。实际上,中国学生在本科阅读阶段同样好,很忙。主要的问题是课程大,但没有挑战,这使他们受苦。所以有做本科实验课的想法。

  尧池说:大学培养模式固定后,有一套运行模式。学院越好,创新就越困难。但那个时候,我和清华大学书记陈曦讲了这个主意。他仔细聆听,然后同意了一些想法。他说,他应该做一些事情,让我可以专注于教学团队,而不是专注于教学团队。他去协调事情,所以一切顺利。

  作为教育部珠穆朗玛峰项目的一员,尧班旨在培养一流的创新计算机科学顶尖人才,每年约有30人通过奥赛录取,自主招生,在校二中招生,学校内部调动制度或专业选拔机制选拔优秀学生。

  进入瑶族课程的学生应该有25门专业课程和核心课程以英语授课。姚治personally亲自教授“理论计算机科学”“计算机应用数学”等课程。前两年的学生主要是计算机基础知识的强化培训。近两年包括机器智能,网络科学,量子信息,计算生物学和金融科学与技术领域的专业教育。二年级的学生需要到国外一流的大学交换学习时间。高年级学生有机会前往哈佛大学,普林斯顿大学,麻省理工学院,Google,百度等着名大学或研究机构进行研究和实践。

  说到姚班级的学生,姚志很自信,很自豪。他说:学生们都很好。高中毕业时,他们肯定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人。我们在清华大学获得的学生不亚于任何一所美国的顶尖大学。

  瑶池不认同中国学生缺乏创造力的观点,他认为缺乏创造力就是周边环境,一旦我们的学生在瑶班有良好的环境,他们的创造力并不比外国学生差。

  姚智智分析了造成中国学生缺乏创造力的误区:“我们的环境没有足够的示范,如果大学充满创造力,思维活泼,教学活泼,学生自然会变得像他们一样。在我们这一代,在校园里培养创造性的老师是我们的责任。

  瑶班课程紧凑而富有挑战性,学生们经常写一堂课作业二十二小时就走了,经常想一想,写和写,最后答案可能只有一行。

  我们希望毕业后,我们的学生将成为世界上最好的本科生。因此,训练方法非常严格,也会暴露于生物学,物理学等多领域的研究机遇。现在,从事这个行业的瑶族学生毕业后并不都是计算机领域,他们追随自己的利益,发展得很好。

  十多年来,尧班现在共派出312名毕业生。姚智告诉记者,其中90%是进一步研究,10%是企业家,或者为Google和Facebook等科技公司工作。我们当时说,我们要把这个班级培养成与麻省理工学院和斯坦福大学同等水平的人才库,现在我们达到了目标,也可以说我们是过分合格的。我认为,312名瑶族学生比在学校的学生要好。

  有些人对精英教育也有不同的声音。姚智认为,环境的作用和模式带动的作用在加速整个科学领域的进步。

  当然,你也可以自己说一切。中国可以通过30-50年的发展来实现这一目标。但是,我们不能等待。国际环境不允许我们放弃。我们必须在很短的时间内搞好科技的良性循环。不要害怕谈论精英教育。 (张晶晶)

  大连科技大学王大恒物理科学班

  为本科生创造一个准研究模式

  大连理工大学物理学院前身是大连理工大学物理系,成立于1949年,第一部系主任是着名物理学家,王大恒院士。在这里,王大珩的名字正在以一种特殊的方式继承下来,那就是王大珩的自然科学课。

  2013年,与科教结合的大连理工大学与中科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共同创办了本科实验班精英大学生王大恒物理课堂探索人才培养创新模式。

  在学校之前,有一个基于物理的科学课。标题相当于增强版本。它将王大珩等老一辈科学家的精神与继承的红色基因,思想政治教育,职业教育结合起来。学生也有自豪感。大连理工大学物理学院院长赵继军说。

  王大珩的物理科学课的目标是用慷慨的物理理论,扎实的数学逻辑分析能力,较强的科学实践能力和创新能力培养应用型研究人才。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王大珩在课程中的物理科学课程反映了加强基础教育,让学生提前体验科研过程的特点。

  我们在一,二年级增加了一些科学的基础课程,如科研软件课程。现在研究人员经常使用Origin,Matlab等软件,但他们大多需要自己学习后才能进入实验室,这个过程可以让学生较早地获得和使用这些科研软件,对未来的科学研究有帮助。赵继军说,我们还建立了科技英语读写课。同时,增加基础物理课的比例。

  三年级时,王大珩理科班将增加一个研究实习班。

  我们把一班学生分成10〜3〜4个人,每个班都有一位年轻的老师,选择一个探索性的研究课题。在课程开始的时候,我会教一些基础性的思考科学研究,散文写作,学术规范等的介绍性内容,剩下的时间让学生做自己的研究。赵继军说,实际上,在这个过程中,学生不一定能够做出高水平的研究成果,但是他们可以从咨询文学到分工经历科研整个过程,上台写研究报告。有些学生讲得很好。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鼓励各组学生相互了解对方的研究内容,并帮助他们选择未来的研究方向。

  到四年级,这个班的学生可以修读研究生课程。今后,我们将尽力进一步培育自己的品牌。

  在建立科学的培训体系中,王大珩物理科学依靠科研资源的优势。我们有国家重点学科和重点实验室,大部分参与科学研究的教师都来自重点学科和重点实验室。赵继军说。

  三方合作模式也为王大珩物理科学课提供了更多的资源。从6月底到7月下旬每年,有的学生可以去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和长春光机所进行实习。学院的研究人员也来到学校讲课。在教师和课程方面,我们今后将进一步加强合作。赵继军说。

  高考物理学专业王大恒独立招收35名学生入学。招收后,班级实行动态选拔和淘汰机制,淘汰重要的必修课程中有纪律或失败的学生;普通学生的成绩将在一定程度上转移。

  这个动力机制是希望更多的学生能够享受创新的培训模式。赵继军说,通过淘汰机制,保留了真正对物理感兴趣,有学习能力的学生。因此,这个班级未来发展的目标是达到100%的完成率。

  经过四年的准科学训练,王大珩自然科学类毕业生的国内教育率很高。王丹阳第一课的入学率达到80%,其中北大,清华,南大,中科大等多所物理强校继续留学或直接工作。由于这个班刚刚成立于2013年,毕业生才刚刚开始毕业,所以长期的培训效果还有待未来的考验。

  在赵继军看来,对于那些特别有才能的学生,只要给他们一个成长的环境。比如王大恒物理学习班这样的创新训练模式,更多的是为中等水平的学生进行全方位的训练。基础将更加扎实,开阔视野,培养一批具有科研创新能力的人才。 (张文静)

  “中国科学”(2017年9月8日第1版)

关键词: 电子科技